狂骨浪心

寻找暗物质的孤独行星

永生以后

       

* 一个死了无数次的人试图找死的故事

* 虽然打了tag但只是友情向

* 看完还请不要打我……虽然并没有人看

 

1.

他从床上醒来。

第5096次.

他记下了服药自杀的次数,起身收起了床头的安眠药并捡起了被丢到房间角落里的闹钟。

啊。

闹钟坏了。

 

2.

第29713次修好闹钟后,他洗了把脸,叼着牙刷去准备早餐。

顺带试图用菜刀自杀。

第7324次割腕自杀失败后,他擦干净准备台上的血,漱了口,来到餐桌边,拿着油条喝了口豆腐脑。

甜的。

把白砂糖错当砒霜放的某“甜豆腐脑是异端”的咸豆腐脑党的食道有点纠结。

3.

原则诚可贵,节操价更高,若为饱腹故,两者皆可抛…

回忆了唯一一次饿死的经历的某人打了个寒颤,满面愁容地喝下了甜豆腐脑。

完了,我可能要叛教。

来自突然觉得甜豆腐脑也挺好喝的某人。

4.

他曾是排行第一的雇佣兵,现在转职做了排行第一的杀手。

做这样的工作说不定能误打误撞地死掉呢。他这样想着。

这次的任务是解决掉一个大帮派的老大,任务完成的报酬足够他维持很久的宅男生活。

他躲在黑帮老大别墅不远处,纠结起要不要直接从正门杀进去这件事。

考虑到今天穿了新衣服,他最终选择了偷偷溜进去。

然而事与愿违。

他一刀解决了黑帮老大后准备悄无声息地溜走,却不小心遇上了来找老大的小弟。

小弟一愣,随即掏枪,按下扳机。

啧,新买的衣服破了。

他冷漠地一枪打死那个小弟,拍拍灰走了。

5.

他一边沿着马路往家走,一边考虑着要不要到家附近的大型超市给自己买这几天的口粮。

路的尽头传来锣鼓的喧嚣。

一队送丧的人扛着花圈从路的另一头走来,随行的乐队吹着喇叭敲着锣。

他淡漠地看着,逆着人群走过。当他与其中一人擦肩而过时,他瞥了那人一眼。那人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除锣鼓外没有其他声音,是一种别样的死寂。

与送丧队伍相向而行的他,仿佛与死亡逆行。

永生,即是与死亡渐行渐远。

获得不老不死的能力是有代价的。

别人的死亡与我有什么关系呢。压下心中的一点焦躁,他想。

家里还有面包什么的,可以做个三明治,明天再去超市好了……回家打盘游戏去。

他加快步子,向着空荡的家走去。

6.

第29714次摔坏闹钟并将它修好后,他穿好衣服,前去超市。

回来的路上他看见在小胡同里,几个小混混正在殴打一个少年。少年被打得摇摇晃晃,却还是挥着沉重的拳头反击。

他看了看,抬脚准备离开——

“有娘生没娘养的东西!”

他想了起不好的回忆,皱起眉头。

啧,真火大。

7.

回过神来的时候那群小混混已经被他揍得哭爹喊娘的跑了。

他突然羡慕起这些小混混了,至少他们还有爹娘可哭可喊。

他看着诧异地坐在地上盯着他的少年,罕见地犹豫了。

不过只犹豫了一瞬,他拉起少年。

“走吧。”

8.

家里多了一个人,不再空荡了。

少年自幼父母双亡,靠自己养活自己,练就一手好厨艺。

他每天早上醒来以后吃着热腾腾的食物,看着少年干净帅气的脸,突然觉得自己仿佛一个抢了万千少女心中白马王子的恶龙。

简直罪大恶极。

9.

下雨天,两个人谁也不想出去,但存粮告急,于是就开了一局iw竞技,输的人去买菜。

他一边打一边不时看一眼少年。

在他老死前自己就暂时先不要去找死了……果然任务也少借点好了。

少年瞥了他一眼,开始嘴炮:“怎么一直看我,没见过这么帅气的人么。”

“我每天早上照镜子的时候都能看到更帅气的人。”他神色自若,继续打游戏。

“滚滚滚。”少年有点炸毛,随即又好奇地问到:“你到底在看什么啊。”

“没什么。只是觉得我还能再活很多年。”

“废话。”

10.

他赢了,少年一边穿鞋一边不服气地碎碎念着。

他笑笑,“记得给我带点零食回来。”

“放心吧,少不了你的。”

11.

当他还在疑惑少年怎么还不回来时,接到了一通电话。

“您是他的家人吗?他出车祸了,正在抢救。”

12.

他赶到医院的时候抢救已经结束了。

看着医生遗憾与歉意的表情,他只是平静地半鞠躬。

“麻烦了。”

13.

他站在雨中,安静地看着棺木被吞吐的火舌烧成灰烬。

火星飞溅却又飞快的熄灭。

火葬场中只有他一个人为少年送行。

他再次变回独自一人。

永生的另一个名字叫孤独。

14.

他将骨灰盒葬在一处公墓。墓碑前有一张少年笑得灿烂的照片,那是一次他们出去时他随手拍下的。

临走前他拍了拍墓碑:“再见,没有兑现诺言的小骗子。”

他转身,准备离开。

15.

那一瞬间,他哭的失了声。

———————————————————————————————

其实这篇写完好久了但一直没发,本来只是想写一篇原创,但写完了感觉情节像伞修,人设又有点像优散优。,于是纠结好久要不要改成同人。

最后我还是没有改,毕竟我的初衷不是写伞修也不是写优散,而是写一个无论如何都无法死亡的孤独的人的故事。他见证了许多人的死亡,亲近的人的或是陌生人的,最终他看淡了死亡,也讨厌自己独自活在世上,于是他抱着侥幸心理试了很多方法想要杀死自己,当然都失败了。

至于少年,则是他孤独了很久以后遇到的一个伙伴,一个亲人。所以原本对死亡已经麻木而冷漠的他会在最后哭出来。

在写文的时候我其实是藏了很多小设定的,只是不知道有没有人会看这篇文,也不知道有没有人能看出这些小设定。但我自己很喜欢这种感觉。

如果这篇文有幸被你看到,又得到了你的喜欢,那么我在此表示由衷的感谢,谢谢你的喜欢。至于你想把它看成伞修还是优散还是别的什么,那就不管我的事啦啦啦。在我心中,他们只是我创作的独一无二的人物,仅此而已。

天啦噜我怎么这么啰嗦我是黄少附体了么

评论
热度 ( 3 )

© 狂骨浪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