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骨浪心

寻找暗物质的孤独行星

园与人

*学校游学回来要交的作文,似乎不限除诗歌以外的文体,于是整理了一下脑洞写了篇小说

* 沉迷原创微小说不能自拔

* 真假参半,认真你就输了

 

学校组织游学,去苏扬转一圈。我虽然曾在那待过一段时间,有名的景点却还没去过几个,况且游学还有学分可赚,就报了名准备享受四天的旅行。

好不容易熬过五个小时下了高铁,我迫不及待地吸了一口新鲜空气。江南的空气总是湿润的,从中似乎能闻到雨的味道。我贪婪地呼吸着在北方难得的空气,妄图将其全部融入血液中。可惜只在外面呆了十多分钟,我们就被塞进了一辆大巴车。

吃过午饭,车子将我们带到了何园。安静的园子因为大量学生涌入而吵闹起来。我无心加入同学的讨论,自顾自地拿着手机拍照用以给爸妈交差。当我将相机对准了一片竹子时,却发现竹子几乎不可察地晃了晃。周围并没有风吹过,我疑惑地盯着竹子看一会,但竹子再没动过了,我只得将其归于自己的眼花或是想太多,随队离开了。

第二天上午,我们一群人又去了瘦西湖,这回可是没看见会晃的竹子,但我似乎在湖中倒映出的二十四桥的影子上看见了一个穿着旗袍的女子一晃而过。

是谁?是人是鬼?

可惜这一天我再没看见她。

 

意外的是,她竟然主动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我跟着队伍在同里古镇里参观,却因为在嘉荫堂中走得太深迷了路,脱离了队伍。

她就是这个时候出现在我面前。

她撑着油纸伞站在我的对面,手中玩弄着一片叶子。我静静地看着她,开口:“能给我指一下路么?”

似乎是我过于平淡的态度让她有些惊讶,引申着觉得好笑,她扑哧笑了出来。我翻了个白眼:“谁让你这几天在我附近晃来晃去的搞得我心神不宁,行行好指个路就不让你赔精神损失费了。”

她憋笑看着我:“跟我走吧。”随即脚尖一旋,飘了起来。她在前面飘着,我跟在她后面走着。

“所以你是鬼咯。”我以陈述的语气问到。

“不是。”她似乎是斟酌着要怎么回答我,过了一会后才开口:“鬼魂是死去人类的意识体对吧?我从有意识起就是这个样子了,所以应该不算是鬼魂。硬要说的话,是妖精吧?就是那种特殊地区所谓‘汇集天地精华所生’的妖精。”她回头冲我笑笑,“你把我当做这些园子的‘意识’就行了。”

“这些园子大多是清代才建起来的,哪有那么多时间汇集天地精华。”

“谁知道呢。”她很现代化地耸耸肩,“这世界上本来就有很多事是解释不了的。你为什么能感应到我,也是解释不了的。”

“好吧。”我感到有些无趣,“你在这些园子里呆了那么久,有什么有趣的事吗。”

“也没什么,一些琐碎的事。

“你知道何园的读书楼吧?我曾见过一个书生,身子骨弱得很,却还常常从外面,翻到二楼读书,一读就是一整天。他要考科举,要做大官。

“我可不懂这官有什么好做的。”

这个问题我倒是能回答她:“可能是想继承家业,光宗耀祖吧。”

她却很是不以为然:“不过是贪婪的本性在作祟。那个人后来真的考中了,不过只当了个不大不小的官,却整天花天酒地,最后被何家除名了。”

我咋舌,曾经如此用功读书的人居然会成这个样子。

她继续说:“隋炀帝当年来瘦西湖游玩,叫来的纤夫,你可知是什么人么?”

当时老师似乎有讲过,但我刚好分了神,只得如实回答:“不知道。”

“是从四处找来的美女做纤夫。隋炀帝倒是个有情趣的人,他命人在湖边栽了柳树为她们遮阳,并赐姓‘杨’,从此柳树就叫杨柳了。皇帝给树木赐姓,真是可笑。

“听说二十四桥最开始是一座没有名字的小桥,隋唐帝看到这座桥,问叫什么。太监说不知道。他的宠妃就为其起名叫 ‘二十三桥’,因为游船上的公主、妃子有二十三个,是为二十三娇。‘娇’和‘桥’韵母相同,右半部分也相同。这时一个太监报告皇上,说船上有二十四娇———有一个妃子肚子里有一娇。因此,这一座桥就叫二十四桥了。

“宠妃和大臣也是有心,只是不知这桥怎么想呢。”

我心想,这桥怎么想跟你有什么关系,一面继续听她讲故事。

“个园倒是没什么好讲的故事,不过我很喜欢那个园子。竹林幽深清净的气氛让人很舒适,竹子表面冰凉光滑,摸着也很舒服。

“不过这几年个园里来了许多游客,白天再不能安生了。就连那些可怜的竹子上都被刻了许多小字,失去漂亮的表面了。”

就像一个中国人被外国人骂没素质,虽然不是直接骂你,你也会感到羞愧一样,我不禁感到有些无地自容,好在她将我带出了园子,我已经能看到我的同学了。

“我就把你带到这里啦。”她有些狡黠的一笑,“有缘再会。”

“等下。”出乎自己意料的,我开口叫住了她。“你叫什么名字?”

“名字不过是个代号。如果你想知道,就叫我‘园’吧。”她的身形化作一阵清风,在江南湿润的空气中消散了。

 

评论
热度 ( 2 )

© 狂骨浪心 | Powered by LOFTER